12|轿车文明惊现大讨论(上)《中国汽车四十年

发布时间:2018-06-10 20:01:21

12|轿车文明惊现大讨论(上)《中国汽车四十年

  导语:1994年,郑也夫与樊纲就轿车是否应进入家庭的争论所引发的全民大讨论,声势不小,惊动高层,影响决策。尽管这是有关生活方式选择的讨论,但实际上是对什么样的现代化形态的选择,可以说是一次思想解放的大讨论。

  1990年夏天,赵军站在校园门口,出神地看着一辆大众桑塔纳缓缓驶过身边。那时,赵军是湖北一所大学汽车专业一年级的学生,望着那辆远去的小轿车,他憧憬万分。

  那时的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轿车。如今,他家的车已经换过四五辆,从几万元一路升级到上百万元,最近还在考虑换辆电动车。想到改革开放40年来汽车生活的变迁,赵军不禁感慨万分。

  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改革步伐的加快,上汽、一汽、东风、广汽、北汽纷纷开始与国际汽车巨头合作,先后推出真正有竞争力的车型,国产轿车于是开始闪现出属于自己的光芒,桑塔纳、夏利横空出世,接着标致505国产,然后就是捷达、富康的诞生。特别是1994年老三样阵营形成,有钱人开始买车,私车消费逐渐起步。但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影响中国汽车消费未来的巨大争论,随后上升到意识形态的层面。

  这个问题即使在当下也不能做出一个完全肯定或否定的回答,但在24年前,这却是一个巨大的思想解放问题。

  回顾24年前的那场争论,可能很多人依然无法理解,让汽车进入家庭,这有什么好争论的?但在1994年,这场争论堪比一场风暴。当年7月,我国颁布了第一个《汽车工业产业政策》,其中提出将鼓励个人购买汽车,并将根据汽车工业的发展和市场结构的变化适时制定具体政策。那一年,中国出现了私人轿车梦这个词。那一年,机械部召开了当代国际轿车工业发展与中国轿车工业发展战略技术交流研讨及展示会,简称国际家庭轿车研讨会。

  在这样的背景下,时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的郑也夫放了第一炮,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则隔空反驳。

  1994年8月9日,郑也夫在《光明日报》上发表《轿车文明批判》一文,旗帜鲜明地反对轿车进入家庭。随后的11月8日,《光明日报》又刊登了一篇樊纲的文章,标题为轿车文明辨析。这篇文章的开头一段写道: 《光明日报》所载郑也夫的《轿车文明批判》,刺激人思辨的欲望,引得我也想来讨论一下轿车文明这个东西,以及在轿车这一现象背后更重要的与人类发展相关的种种问题。这篇文章以经济学角度从文明的魅力、发展的极限、人性的悖论、落后的悲哀等6个方面谈轿车文明,并对郑也夫的文章逐条辨析,笔锋锐利。

  而就在当天早上,郑也夫读到樊纲驳斥他的文章后,在12个小时内完成了一篇9000字的反击文章《消费主义批判》,最终发表在1994年11月24日的《中国市场经济报》上面,但内容被删掉了三分之一。

  两年后经济科学出版社推出的《轿车大论战》收录了包括这3篇文章在内的31篇文章。随后在1995年,北京电视台分别采访郑也夫和樊纲,然后将两人就同一问题的回答剪辑在一起,节目的收视率颇高,影响极大。

  在这场争论中,郑也夫认为轿车消费热潮是商人赚钱的动机与人类中多数成员虚荣的性格合理导致的。买私车主要是为了炫耀。他当时提出的一个概念是,人们有了自行车就已经解决了行的问题,何苦还要汽车,挺浪费的,这是炫耀消费。

  针对郑也夫的观点,樊纲明显表示不同意。为此,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个老渔夫在晒太阳,过来一个小伙子问老渔夫,为什么不去打鱼呢?老渔夫说,打鱼干什么?小伙子回答,挣钱。老渔夫问,挣钱干什么?小伙子说,挣钱盖房子,房子里面有花园,有游泳池。老渔夫说,我要那个干什么?小伙子说,可以晒太阳。老渔夫说,我现在就在晒太阳。当然,同样是晒太阳,但是晒太阳的质量不一样。人总是要提高生活质量,要有更高的追求。

  这场论战看起来以樊纲的沉默结束,但事件引发的影响至今未消。即使是24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正如知名汽车分析师贾新光所言,这个事情本身有两面,不是一个简单的判断。汽车有正的外部效应,也有负的外部效应。它可以促进税收及就业,但也能带来安全及环保问题。这是事物的两个方面,不能单纯说这场争论谁胜谁负。

  郑樊之争后,国内一些学者连续发表重磅导弹,立场截然对立,有的认为中国根本不能发展私人轿车,而有人认为中国的家庭轿车已经近在咫尺。

  这场争论影响很大,几乎社会各方面的人士都出来发表意见,辩论的内容也涉及轿车进入家庭后带来的方方面面的社会影响。

  【未完待续。本文节选自《中国汽车四十年》,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主编:颜光明、钱蕾、王从军。撰稿人李村, 车厘子创始人,原《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任广州《新快报》汽车周刊主编。本书全文由网通社首发,也可关注禾颜阅车微信公众号阅读。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1994年,郑也夫与樊纲就轿车是否应进入家庭的争论所引发的全民大讨论,声势不小,惊动高层,影响决策。尽管这是有关生活方式选择的讨论,但实际上是对什么样的现...[详细]

  对于汽车的未来,捷豹I-PACE的问世足以让业界刮目相看,将电动车汽车化,一步到位。这是否针对中国市场开发的?回答,不是。设计师Alister说,我们是为...[详细]

  自主品牌没有意识到汽车是物化的文化,与合资品牌的差距是:我们卖产品,别人卖文化。[详细]

  1994年,中国第一部汽车产业政策发布,明确了以轿车为主的汽车发展方向,首次提出鼓励汽车消费,允许私人购车,对合资产品有了明确的国产化要求等。 由此确立了...[详细]

  技术路线成为本次中国心研讨会的热议话题。来自丰田的日本专家在自由研讨环节被中国的专家和企业代表频频请教,而自主品牌则甩出许多干货。[详细]

  1985年,国内首次引进赛车文化。这是打开国门看世界的开始。它的意义不仅是对赛车认知的启蒙,更是引进了汽车运动的全新概念。尽管陌生,但它成了中国赛车手...[详细]

  1985年,国内首次引进赛车文化。这是打开国门看世界的开始。它的意义不仅是对赛车认知的启蒙,更是引进了汽车运动的全新概念。尽管陌生,但它成了中国赛车手...[详细]

  沃尔沃与中国的融合已经渐入佳境,在投入吉利怀抱8年后,品牌力成为一个摆在沃尔沃面前的最大难题。禾颜阅车认为,把Polestar北极星打造成独立的高性能电动...[详细]

  【编者按】 汽车是伴随中国改革开放最为紧密的晴雨表,它既是时代记忆也是社会表情。《中国汽车四十年》通过国内40位资深媒体人对我国汽车业…[详细]

  【编者按】 汽车是伴随中国改革开放最为紧密的晴雨表,它既是时代记忆也是社会表情。《中国汽车四十年》通过国内40位资深媒体人对我国汽车业…[详细]

  1986年,上海以实施私车牌照拍卖的方式尝试汽车消费,使中断了30余年的自备车历史得以恢复,由此撬动中国汽车私有化的冰山。[详细]